苏溪吾友。

我还是习惯称你中原这个名字。不晓得今日你游历到何处了。
我出雁门随这队天策军士已有三月,现在暂驻少室山下,这几日秋叶已泛红。我无端想起了你。
那一日……那一日我们借道,便遇上你。月下那支舞,我此生都不会忘记。
大抵诗里说过的,“云谁之思?西方美人。彼美人兮,西方之人兮。”就是如此吧。
渺渺的火燃红了月,我一连弹错了三个音,你只是隔着焰火,面容掩在薄纱下,眼里却有笑意,满天星斗也没有你好看。
对了,少室山的旭日,一轮红日从山间一寸一寸升起,扫到寺门前时撞钟声便跟着附和,那时天地之间什么都没有,早课的少林弟子,红衣盔甲的天策同袍,晨钟,鸟鸣,花香,都随着去了,煨得风也发热时,我也再睁不开眼望着这轮...

“观棋柯烂,伐木丁丁,云边谷口徐行。”

齐天大圣行在山间,忽闻得樵歌一句。听来有些耳熟,却记不清何时听过。“……你在这儿吗?”他拎拎手腕上的寒铁,困了他五百年的枷锁,这一次却没能被解开。

山涧云雾渺渺,似有笛声远远飘来。他向山上寻了十几步,见浅崖背后立了一尊石像。一只石猴端坐在日月浇灌过的山坡上,面朝不见人间的山下,双掌合十行了个佛礼。

“别整天神神叨叨的,那如来老儿这几日念得我头疼,什么命数该如此,什么轮回,要我能破这铁索禁锢,送一百个一千个小屁孩到他跟前参禅打坐都够……那我也不会来这。”

“你是该来这。”面前石像忽得睁开眼,哗啦一声,石落的灰簌簌掀起一层浪,大圣正要掩面干咳几声,发觉眼前又沉又浊的...

书信的开头总是没有过多的谦辞敬语。

“苍离啊。”
“今日路过茶铺,店家给我递了枝湿木。”
“事已妥。但接下来我有要事。再留信号我会来寻你。”
“是杏花枝,你这个默,苍离。”

“静养早寝,忌酒淡食。”
“写了也是无用,你会听才奇怪。”
“我再探理论,三日左右回来。”

“苍离。”
“苍离。”

“一年了。”
“我……”
“治头痛症的方子很多,还有杂草民间偏方无数。心口痛也是这样,各人不同。只有这病状,无解。”
“这是报应,我该担下。”
“我捡了个可怜孩子。”
“是个好孩子。我会尽心教育他。”
“为了……”

“应该是快了,苍离,你还在等我吗。”
“苍离,我替你还了啊。”
“答应你的事,我哪次没有做到。是该找你好好讨一笔帐了。”
“果然没让我...

故事里破镜还能重圆,更何况是一盆凉透了的饺子,只要拨散开重新添火加水,还能再一次捂热,就着漂浮油圈的醋碗,蘸着悠悠飘飘的白雾,还能重过一日一日。

生老病死,柴米油盐,爱恨情仇。
他已经琢磨过了半生。

藏镜人待在家里,不常和他说话。即使是误打误撞一齐度过了本应永不交集的岁月,也仍能从中学得点能拓展延伸的默契。

于是这个支离破碎的屋檐下,变得更狭逼。光老是暗暗地打不进来,透支了君子兰的半条性命。

“小弟。我有事要和你说。”
史艳文何曾几时在心里默默打过那么多遍腹稿。
藏镜人又如何不明白他,到底是揣着糊涂装明白,还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呢。
这事也许天知地知,二位当事人不知。

“罢了,容艳文细思再……”
藏镜人心里忽然明镜似...

中原何时这样热过。
俏如来的额头被帽缘汗津津得粘成一片。
连日不歇的奔波,马儿的踢踏声仍旧不减,踏碎了一湾月,奔裂了千峦山。
这匹好马儿,雪白健硕,唯独颈边一抹墨色。像是贪吃了北山的乌云。如今炎炎夏日当头,它的脚步依旧轻快如飞,赶往故乡的溪路被溅起了踢踢踏踏无数水花。
俏如来不用过分拉拢方向,识途的奔马会带到他面前。
路上千峦万岩,哪一日的距离隔得这样远过。马儿饮马川流边,这是汇过锋海的分支。俏如来眺望着残阳笼罩天幕,星野满天注视下,草原寂静的夜踏过蹄声,破了满地的梦,汇成了莽莽高草里蜿蜒的泉。
金色的宫殿终于在白日初升时出现。
他三日前伏案的桌上,一副经文写得工整,唯独那最后的一滴泪,晕开了字的锋角。
“俏...

威化饼真好吃——
柚子也真好吃——

白炽灯光下看杂志晃得眼睛疼。
史艳文却能聚精会神地盯着许久。不过是些风雨婆娑的小故事,还夹杂几个不痛不痒的爱情小说,仍是免不了俗套的那种,他却无端地想到家中几个孩子,未察觉地呷似笑了出来。
杂志封面仍是光滑的,内里的纸却泛黄了卷,他的手指抚在纸页上,半分没嫌空白边角还被谁曾歪歪扭扭打过草稿留了片铅迹。
桌上除了这本书,都按着顺各自归位摆好,一台摸着还新的计算器静静跳着时间。
21:48。
估摸着也该到打烊时了。
史艳文略略扫了眼最门口的那排矮货架,一列干净玻璃罐子里面装着半罐的糖果。蓝白间色的奶糖,自己中午悄悄递了两颗给了无心带去;花花绿绿糖纸的是水果,按手掌心抓握的大小卖...

那时竹生得尚好,亭子外远远有瀑布水流声,霞光从山悬顶处披下来,正落在一身白衫上。白衣少侠手里虚握着酒杯,猫儿似的眼眨了几下也没散开眼前的水雾。
“好兄弟,喝呀,再喝一杯。”
“不喝了……不能再喝了。”
那魔教护法正端着酒坛,见虹猫将手掌按在杯口遮得严严实实,忽地发出一阵笑,“好哇,你不让我倒酒,我就自己喝。嗯……好酒好酒!”
虹猫虚握了几下,却没碰到他的衣襟,华绸衬得他更郎朗风采,身配的环玉随着他摇摇晃晃磕碎了风声,比瀑流浩荡更入耳。
“当、当然,这可是爹爹私藏的美酒……”语未落,又觉自己话中似乎有不对之处,皱了皱眉,却无从理清。
“既如此,就拿这酒为我践行吧。”护法不再逼迫他添酒,自己将手中那杯仰头饮下...

我叫霹酷,是一个……超级英雄。
旁边这位是我的……他叫霹霹。我在他还穿开裆裤的时候就认识他了。谁会在没断奶的阶段把冰糖臭豆腐当奶喝?
“霹酷,为了庆祝我们十年纪念日,今天我们吃一百串冰糖臭豆腐!”
“霹酷,今年是二十年纪念日,为了庆祝一下,我们去吃个二百串!”
“霹酷,来嘛,吃一口就一口,就当做庆祝我们是三十周年纪念日——”
“不——”

刚开始的时候,他以为我们的两个朋友会对此哭天喊地要死要活——
“我们本来很早就打算告诉你们了……”
“霹酷,霹霹,哇你们两个竟然先一步背叛了组织,一声不吭内部消化,我这颗少女的心,被你们深深伤害了。”霹筋大概还是高兴的,只是哭得我们的屋子摇晃起来,没有直接飞拳把我们两个打穿破...

我的女士,我的光明,你大约不记得了,那是一个暮秋薄雾的日子。
凌晨三点,我的长官从他又黑又甜的梦里苏醒,好吧被吵醒,接着就是我们几个也跟着睁不开眼迷迷糊糊,跟街上的醉汉差不多,就穿好衣服往街上跑,幸好,上帝保佑,我记得戴上皮扣带。

长桥,很长的桥,横跨两个区域,连接繁华互通有无,不是吗。淡蓝色,还是橙红色,我已经记不清这个了,鬼知道反反复复刷桥的颜色有什么意思。
“这些坏蛋就不能让大家都安生睡个好觉?牵一发而动全身,那些敬业的记者大概要恨死他们了。”我的日本同事点评。源氏,看起来是个智械,其实他心里是个活蹦乱跳的人类,我搞不懂这个。
“那不能更好,等他们舒舒服服活动好纸笔,我们的英姿又会出现在头版。”...

水调歌头·逸灵居

瞎摸鱼。是夜,思君。早起头痛欲裂,作完神清气爽。所以良方是清骨,美滋滋呀。[ni

九月未飞霜,细雨吹绿枝。
遥望满江红透,近看知花落。
原是风过压水,惊点鱼龙还珠,化作蕊馨梅。
暗香慢流连,才晓缓加衣。

坠金乌,抱绮月,枕青云。
只手点缀,随性白驹过山河。
千里寒波入池,忽唤暗潮翻涌,三月渡北冥。
隔山望海面,揽天地同眠。
/
/
虽然写得不好,不过还是放一下吧w

[霹雳/混杂]道听途说

霹雳布袋戏


西皮混杂,满篇私心

写着玩

前篇走这:《送信也是技术活》

病句,错字致歉


这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


噢不对,这次我不讲送信了。其实在我送信以前,我是一个莫得感情的杀手……呃,不,但是与万物众生一般,我有自己的故事。


一段山路,也不曲折,雾蒙蒙吹过来,这座山究竟有多高有多大,大概走在其中是觉不出来的,只是很美,山路拐弯的地方总有分崩的阳光晒过来,好像身上暖暖的。我猜,这里大概就是仙山吧。虽然我已经记不清自己是怎么来这里的了,明明好脚好手,难不成真得和民间传说那样,最后会变成最...

桃花缘  下

剑网三,苍歌

燕陆渚丨白清晖


完全胡写,有bug

有另一对苍歌出没

错字,病句致歉

这次没有ooc了~


乍破晴空中飘着慢慢小雪,对广武镇的百姓来说,已经不是什么稀奇的事了。古城楼上血溅痕迹已经无法消磨,长路崎岖,本来仍是白清晖安坐在黑马上,燕陆渚牵着缰绳,一路上同他追溯过去,却因为磨损破碎的石阶,而变成了两人帮着马儿登上高楼。


“这匹马叫什么名字?”白清晖抚着马鬃,看着它漆亮的眼眸向后面照顾着后蹄不踩空的燕陆渚问到。


“没有名字,就叫它马。你们读书人真奇怪,凡事物都取名字吗?”燕陆渚...

桃花缘  上

剑网三,苍歌

燕陆渚丨白清晖


完全胡写,有bug

有另一对苍歌出没

错字,病句致歉

这次没有ooc了~


“郎官,雁门关就在前面了。”


白清晖闻言睁眼,从牛车上翻身下来,整了整衣袖冠袍,深深叹了口气,一口白雾随着呼吸滚落微凉空气中。他一身青衫官服,身后的繁华都城已徒留两道车辙,无从窥探,前方莽莽山路,大片的雪色从天际压下,遮天蔽日,连雁鸟都因长年动乱而不纷飞翱翔空中,身上单薄,心中寒凉更甚。


“有劳,老伯。”白清晖将身后的琴袋背好,又抱好了布包中的书卷与章印,正要作揖谢过,那驾牛车的老...

读书时置顶——

☆读书时置顶——
 
 
叫我晓破就好ww
多看些书,写文使人快乐
努力学习,努力生活
 
 
真诚地,请指教我的文有什么不足的地方——!
 
 
日常随意来唠嗑xdddd
 
 
远隔千里,相距千年,我爱你。
 
日常赞美苏轼!!!
东坡先生真好!!!
希望大家都喜欢他!
 
赞美角色,尊重每一个灵魂。
喜欢一见钟情,青梅竹马流
粉扑扑的女角,高马尾和蓝色
按“V1d”,可以打空格ww
标题的零壹贰是写给自己看的
自由地玩耍,不必心怀恶意。
 
不写角色吸毒自残
不写双方誓言下NTR
不写双方传播负能量
不写沉默不语的暗恋
不强写角色抽烟行为
创作自由,问心无愧。
 
抄袭者全不配为人。
抵...

[金光/千竞]冰川解冻

金光布袋戏,千竞

千雪孤鸣丨竞日孤鸣


稍微带了赤温藏史一句话

是一个写着玩的前篇

联动走这:苍俏《星辰》

错字和病句致歉

ooc,ooc,以及ooc


千雪咽下一口白水。他有些紧张。


他抬起蓝汪汪的眼睛去看对面的人。竞日孤鸣仍旧保持着不紧不慢的动作。见人停下来愣住没有感到太奇怪,他将刀叉握紧,用嘴型喊了“小千雪”三个字,琥珀般的眼睛在昏暗的烛光映照下流转着水色。


千雪将手心的汗擦到一张整洁的红色绢布上,冲竞日孤鸣僵硬地笑笑,继续努力吞咽他眼前的肉块。


餐厅位置太高...

[金光/苗疆]苗疆旅行手册1.0版

金光布袋戏,苗疆


作者的有毒日常,夹带cp

瞎写的,方位等可能出错

错字,病句,写着玩的!


各位中原、海境、道域、佛国、羽国以及魔界的小伙伴们,大家吼呀!


七夕节刚过,祝大家中秋快乐!(笑)觉得中秋应该是我们苗疆最隆重的节日了,在苗疆看月亮最美了。


经常会有小伙伴问,那我们祭鼓节呢?其实祭鼓节一般是王族内部隆重一点,我们平民老百姓其实参与不多啦。之后没准会细说的,我们苗疆的节日也很有特色。


咳咳,今天没有正题,主要给大家盘点一下苗疆的景点特色,再扯扯皮。欢迎其他地方的小...

[金光/月修]天地有灵  壹

金光布袋戏,月修

无情葬月丨修儒


有提到一点杏默军兵

有毒的现代日常paro

之前有番外来着,走这:

天地不灵 上天地不灵 下

错字、病句致歉

ooc和ooc还有ooc


01.


我叫无情葬月,我每天从……


噢,不是。


清晨,鸟语花香,众人从睡梦中苏醒过来。伴随着各家各户制作早餐那鸡飞蛋打的悠扬旋律,和金雷广播电台《小七陪你唠家常》的动听故事,还有阿嬷的诵经声中醒来……


无情葬月觉得今天又是快乐的一天呢。


“...

[金光/雁策]英雄制造机

金光布袋戏,雁策

上官鸿信丨公子开明


某游电竞paro

会有其他cp出没

勿深究,写着玩

错字病句ooc


01.


[The Dark knight]:Ming,我最近学了一个新词


已发送至[The Dark knight]:??


[The Dark knight]:叫身先士卒


已发送至[The Dark knight]:???


公子开明才按下回车键,屏幕里的视角已经飘到了蓝蓝的天空之上,那一朵柔软的白云写满了欺骗的...

[金光]星辰变

金光布袋戏

千雪孤鸣,苍越孤鸣


无cp向!!!

这是草原苗疆

错字病句ooc


“苍狼,苍狼——”


旷原那边传来的声音裹挟在风里,顺着低俯的长草向马背后飞去,传到遥远的天边。


在这样辽阔无边的大地上,没有马儿踢踏的奔驰,哪里能跑来这样远,这样偏僻的地方。就连太阳的升起,也不足以吞噬每一寸草地,融暖的金光要攀附一整日,才能代替君王巡视他的所有领地。


北方的竞王府,是苗疆日升最早的地方。初升的第一道旭日从光裸的岩石后面露出半张脸来,像是面朝日头劳作太久的原野女儿,那扑红的脸...

[金光/雁策]如何与鸟类相处

金光布袋戏,雁策

上官鸿信丨公子开明


很有毒!!!

奇怪的设定!

随便写着玩

错字病句ooc


街上有瞳色不同的小猫摇着尾巴晃过,应该是出自道域,只有那儿的猫猫才有那样灵动的双眸;而苗疆呢,猫儿大多长毛,眼神里总是睥睨着一切,仿佛整片大草原都是他们的天下……不过,现在的城市只有绿化带供他们过瘾;中原里多数是狗狗,找他们问路的时候,会歪头看着你,平时跑起来也很快,不注意会撞到其他动物。


现在科技发达了,以早被山水冰火阻隔的族群也可以和大家祥和地生存在一起。鳞族多数是鱼类,五彩斑斓又游得飞快,平时和大家隔着...

[金光/撼夙]喝茶

金光布袋戏,撼夙

撼天阙丨夙


没想好,试试水

大概是哨向

病句、错字及ooc致歉


辽原上,新生的嫩草已经长得很高了。


多汁鲜嫩,健壮的马儿撒野饮水时,总忍不住要跑落几只到这草原上的。几户挨着远的帐里,奶娃娃踩进去就不见了踪影。雪白的峰头离着很远,凌冽的水却灌下来,草也是清凉气味的。


云从天际上落下来,映得一望无际的草地黑一块白一块,悠悠地变换着形状。影下一簇草丛里翻滚着巨浪。危险的气息暗浮在其中,这片原本安宁的牧原,今日飘散着血味。


风吹压过草场,目光所及的地方皆躬身...

[金光/苍俏]旭日初升

金光布袋戏,苍俏

苍越孤鸣丨俏如来


俏俏生日快乐!

私设很多的paro

大概九龙天书时期

错字病句ooc致歉


夜色苍茫,月色如水。寂静一片的中原大地暗涌危机,几个黑衣的蒙面人在房檐街尾一闪而过,惹得村民、侠士无不惊心惶惶,好在近几日家家门户紧闭,恨不得钉锁起来。没有什么太大进展,要找的一干乱贼找不到,但也没有伤及无辜。


中苗世代交战,这边中原人绝对容不下有苗人面孔出现,那一方苗人见到中原衣着的人便斩杀,战火纷争民不聊生。加之前西剑流之乱,让中原元气大伤,唯恐苗疆乘虚而入……更何况,云州大儒侠史艳文勾结...

[鸭子侦探]寄往加利福尼亚

鸭子侦探


亲情向

献给伟大、迷人的梅小姐

只是练练肖话

没有任何干货,我好弱

错字病句ooc致歉


亲爱的梅拉德小姐:

见信如唔!


噢,亲爱的姑妈。我实在是太想念你了。我在洛桑一所小旅店里给你写信,今夜繁星璀璨。


我和光头总探长来到此查案。不过你不用担心,这只是一件小案子。当然,如果您看了今早印刷超过十万的一版日报或者收听了也许放老歌的电台,你就会再一次看到,呃、也许听到我的名字。


您总是鼓励我去尽力而为,希望我更好些,我真感谢你的鼓励与夸奖……要不是您的支持,我也...

[金光/杏默]莉莉玛莲

金光布袋戏,杏默

冥医杏花君丨默苍离


BGM走这里:《莉莉玛莲》

看标题,知paro

违和,慎入!!!

错字、病句以及ooc致歉


“虽然我们只能互相挥手再见,

可我坚信和你的爱将会永远。”


“这里方圆三百里,哪里有医生?连个会看试剂说明书的人都找不出来。”


“噢好吧,你我可以看懂那上面每一个字,但是合在一起我们连半个字也读不懂……你还不如递给他一瓶毒药死得快乐些。”


“我回来了……”


“你回来了——另外你们两个不要在这里吵,要吵就...

[剑网三/苍歌]定风波

剑网三,苍歌

燕城丨杨晴


百合向

李林叶是个逗比红娘

梗来自苏轼的故事

错字病句致歉,bug勿深究

这次没有ooc了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


红袍软甲的女将难得出现在书房。


“杨卿,我看你研墨研了快半个时辰,怎么还不落笔?”


“麾下,这书画风雅之事,要有兴头才行。你只说要作品,下官腹内空空,一时没有墨水可以泼洒。”


“哎……”李林叶拍桌,继而有气无力地杵着脑袋看她,“你都学富五车、才高八斗了,还会愁这个吗?”


“画画山水……或者凑两句诗也行啊。”


杨晴抬眼含笑看着泄气的好友,继续研磨她那匹软墨。


“我看这...

[金光/苍俏]星辰

金光布袋戏,苍俏

苍越孤鸣丨俏如来


带了撼夙,千竞玩耍

现代paro,也许成系列

有违和感,慎入

内容都是瞎写的,勿深究

错字病句以及ooc


“月亮的低语,

在黎明到来之前

坠落沉埋入沙地,

汹涌的暗潮,

将他卷入海底。


太阳,

也悄无声息得离去。

那日日欢唱的歌谣,

美酒和琼浆玉露,

洒落在雾霭的山里。”


“乖苍狼。”


“只有那星辰,

永远闪耀美丽。

轮转的光辉,

落在你我的额头上。

即使瞬息的陨落

也不能将它们尽数埋葬,

这个亘古的秘密……”...


[霹雳/漠御]甜蜜蜜

霹雳布袋戏,漠御

漠刀绝尘丨御不凡


现代paro

有很多违和感,慎入

错字病句和ooc致歉


“你的笑容这样熟悉,我一时想不起。”


“先生您好,一袋五块。”


“谢谢,给您找零。”


街头巷口飘着粗苯录音机沙哑的歌声,西装革履、皮靴丝巾的先生女士走过,会跟着旋律偏侧过脑袋,夕阳如画把时光拉得老长,影子不经意头碰头黏在一起,回眼一刹那,竟是前世爱人。穿着蓝布大褂,肩搭着粗糙乳黄毛巾的人走过,伴着旋律哼唱几句,调子歪到天边的云上,引来同伴的低头闷笑,又是一日光景...

[金光]天地不灵 下

零、一个西瓜引发的惨案


金光布袋戏


杏默,藏史,剑蝶,赤温

后续还会有其他cp

是正经的一篇美食文!

病句,错字致歉

非常ooc,ooc,ooc


07.


“冥医先生。”


“是独眼龙啊。你也来买菜。”


下午的菜场里铺子开得稀稀落落,像是暴风雨爱抚过的枝头,杏子已经掉了满地,挂在枝头上的不剩下几个还能白里透黄,乍像黄金藏在琉璃里。


熟食铺传来的缕缕香气,沉甸甸得让人落泪。冥医手里捧着两只苦瓜,望闻问切,...

[金光/雁策]洞仙歌

金光布袋戏,雁策

上官鸿信丨公子开明

[……高鸿离丨云海过客?


给我家亲爱的!

一开始设定没这么复杂的

大概是不能算原剧向——

病句,错字以及ooc致歉


“各位,不必担心!除魔卫道本就是我们的责任,有我们在,管他什么纯魔杂魔,统统都不能作乱人间!”


“兄弟说的是,今日天色已晚,诸位回房休息吧,小心警惕。明日一早,我们再商议攻打魔世的安排。”


围在大堂里遮住葳蕤灯火的人群哄然乍散,投到楼阁上的影子围堵成的山壁没了声。


店家揉着绢帕挤出笑脸迎着大侠们回房歇息,堂内空无...

非要破坏一次自己的惯例才有意思——

1 / 3

© 晓破_雨洗东坡月色清 | Powered by LOFTER